信息检索:           选择检索类型: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雷锋传人郭明义专栏 >> 郭明义小故事

郭明义小故事

 

入伍津贴都捐给了灾区


  1977年冬天,19岁的郭明义光荣地参军入伍,成为一名汽车兵。年轻的郭明义把收听广播、了解国家大事的好习惯也一同带到了部队。
  一天,刚刚做完体能训练、汗珠还挂在鬓角的郭明义,一如往常风风火火地跑到排里的“电匣子”旁边,拧开旋钮开关,收听新闻。“昨日云南省地区发生地震••••••”身为鞍山人的郭明义心头一紧,1975年海城地震给人民群众造成的伤害有多重,他心里很清楚。
  郭明义摸摸兜里刚刚领到的津贴,拿定了主意。到了星期天,他急匆匆地走出部队大院。
  一个月后,正在进行驾驶训练的郭明义被连指导员叫下车:“小郭,你前一阵是不是捐钱了?”
  郭明义一怔,心里想,这事儿我谁都没告诉啊。“捐了。”
  “那就对了,云南省政府给师里寄来了感谢信,感谢你对云南灾区人民群众的热情捐助!”
  原来,那个星期天郭明义跑了十多公里路,来到县城邮局,把自己入伍以来攒下的所有津贴都寄给了云南地震灾区。(记者 赵广亮)


送出三台电视机

  5年前,郭明义家有一台25吋的三洋牌电视机,虽用了几年,但图像、声音效果都挺好。有一天,矿动力车间刘启涛找到郭明义说:“俺们班组的电视机被盗了,大伙感到很舍手。”郭明义想了想说:“我给你们想想办法。”过了几天,刘启涛和班组工友就看上了25吋的三洋牌电视机。大家都夸郭明义有办法,可他们却不知道,这台电视机是郭明义家的。
  郭明义又从旧货市场上买了台国产的旧电视机。一次,他到从齐大山医院退休的张师傅家串门,看到生活拮据的张师傅家没有电视机,就把自己刚买的电视机搬到了张师傅家。
  后来,郭明义妻子的一个要好的同志要换新电视机,便把旧电视机连同电视柜抬到了郭明义家。可没过多久,郭明义又把这台电视机送给了他所救助的对象。
  郭明义三次送电视机的事儿传到了鞍山团市委,于是团市委给郭明义买了一台32吋的电视机送到他家。团市委领导同志明确地告诉郭明义:“你也需要看电视,这台电视机不许送人,因为产权不是你的。”就这样,郭明义“有了”属于自己看的电视机。    (蔡恒利)
 

山东农村的来信

  春节前的一天,郭明义收到一封从山东省嘉祥县老僧堂乡西李楼村寄来的信。人们都很奇怪,老郭在山东没有亲戚,这封来信是咋回事?老郭笑着对同事说:这是特殊的亲戚。
  原来,8年前郭明义从报上看到一篇新华社的报道,讲述的是山东省嘉祥县老僧堂乡西李楼村的李秀立、轩荣华夫妇生下了五胞胎,但抚养出现困难。郭明义暗下决心,以自己的微薄之力帮助这对农村夫妇。从2002年起,他每年都拿出一二百元汇寄到西李楼村,一直坚持到现在。今年春节前,当李秀立、轩荣华夫妇收到他寄的钱,就给郭明义回了一封信。信里说:感谢你这么多年来的帮助,在党和政府及各界好心人的大力支持下,五个孩子幸福成长,他们都已经升入小学二年级,期末考试,两个孩子考了100分,两个94分,一个98分。我们夫妇和五胞胎兄妹共同祝您春节快乐!信里还附寄来三张五胞胎的照片。
  老郭捧着这三张照片,看到他们穿着新衣服在阳光下的笑脸,心中分外惬意。        (蔡恒利)
 

 

称职的翻译

  在郭明义众多的“头衔”中,让人感到意外的莫过于“翻译”。瞧着他穿着的不太整洁的工作服和黝黑的面孔,人们很难将他和“翻译”这个工作联系在一起。
  郭明义对知识有强烈的渴求,早在部队时,他就抓住“缝隙时间”学习英语。来到矿山工作后,他的学习劲头更足,每天都坚持到市内的夜校学习。通过努力,他打下了扎实的英语基础。
  齐大山铁矿扩建工程的开工,为郭明义发挥英语才华提供了舞台。1992年,他通过考试,成为该工程英语强化班的学员。1993年,他正式成为矿扩建办负责33台、价值近4亿元的进口大型生产汽车现场组装的口语翻译和英文资料翻译。
  这个工作听上去轻松,干起来却不容易,上千种进口备件要一一做好中文文字说明,每天的组装工作必须全过程跟踪。郭明义每天都是早晨第一个到现场,晚上最后一个离开,他工作非常认真,不让一处差错出现。他以敬业精神和扎实的英语功底,成为外方专家在现场最信赖的合作伙伴。
  进口备件的质量本来与郭明义无关,但他每次为备件做说明时都要检查一下备件的质量。一次检查中,他发现5台美国特瑞伯公司制造的MT154电动轮汽车后轴箱开焊和M15电动轮汽车电机烧断等重大设备质量问题,于是他拿来相机,将这些缺陷拍下来,还写出中英文说明。凭着这些有力的证据,齐大山铁矿最终获得外方公司10万美元的赔偿。             (兰天碧)
 


暴风雪后第一个上山


  2007年3月4日,鞍山地区遭遇了一场50年一遇的暴风雪。望着漫天大雪,郭明义十分着急,心里牵挂着采场公路的情况。下半夜2点钟,他就从床上爬起来,动身往采场走。路上的积雪没过膝盖,走着走着就掉进没腰深的积雪坑,他几乎是手脚并用地赶到采场。当天值夜班的职工马文昌说:“老郭是我看到下大雪后第一个上山的人。”在郭明义的组织下,除雪工作从早晨4点半开始进行,一直干到晚上6点,40公里的采场主干线公路全线恢复通行。
  1996年,齐大山铁矿33台、总价值近4亿元的电动轮生产汽车投入使用后,对采场公路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既懂得大型生产汽车技术性能,又具有高度责任心和吃苦精神的郭明义成为主管公路建设和管护工作的公路管理员。十几年来,郭明义坚持在每天早晨6点准时来到采场检查路况,无论是漫天飞雪,还是大雨滂沱,从没有间断过。其实,作为专业技术干部的郭明义,完全可以不用每天第一个到采场,也不用每天十几个小时和一线职工们奋战在一起,但在他的心中,始终饱含着对企业的一片深情,一直牢记一名共产党员的责任。
  2007年,齐大山铁矿采剥生产总量剧增,采场空间紧张,运输系统改设频繁,修路的工作量比以往大一倍以上,但是,公路管理员还是郭明义一个人,他从未因此提出任何要求,一如既往地保质保量完成任务。这一年,他组织修斜坡道50多条。

全师比赛获得“双料”第一

  1978年春天,在新兵连训练表现非常优秀的郭明义,被分配到师直属汽车连,成为一名汽车兵。
  为了开好汽车,要强的郭明义没少下工夫。晚上,寝室内战友们都睡了,他还在琢磨白天所学的汽车理论知识,并用手指头在肚皮上勾画汽车油路、电路和机械构造图。在实际驾驶练习中,他每天坚持长时间坐在车上,手不离方向盘、挡杆,脚不离油门、离合踏板……
  “学习驾驶汽车,在后面打狼可不行,要学就学得最好,而且还要学得最快。”郭明义经常这样激励自己。
  一周后,郭明义成了汽车连教导队学员中驾驶动作最标准的人,同时他还成为战友们进行驾驶练习的“动作模子”。辛勤的汗水浇灌出成功之花,在汽车连教导队学员毕业的时候,郭明义在全师的技术业务竞赛上,获得了专业理论和实际考试“双料”第一。
  荣誉光环的背后,有一颗勇于突破自我的心。郭明义在部队养成的对目标不懈追求的性格,为后来他在鞍钢工作取得骄人成绩及向社会奉献爱心埋下了“伏笔”。 (记者 赵广亮)

一副手套和三对眼角膜


  去年12月的一天,三位从齐大山铁矿退休的老师傅来到了矿里,说要立刻见郭明义。他们找郭明义干啥?这还得从前一天说起。
  那天,郭明义办事经过矿区文体活动场地,看到一群退休工人师傅围在一起打门球,其中一位正在击球的老师傅因为没有戴手套,手冻得通红,还不时用手抹着鼻涕。
  “老师傅,天这么冷,我这手套先给你戴着吧!”听了郭明义的话,打球的老师傅愣住了,他放下手中的球杆,不解地问:“咱们不认识,为啥你把新手套给我呢?”郭明义笑笑说:“不为啥,都是鞍钢人,且您为鞍钢辛苦一辈子了,一副手套算啥。”说完郭明义便离开了。
  “真是遇上好人了,可我还不知道他是谁。”望着郭明义渐渐远去的背影,老师傅喃喃自语道。这时候,一位球友说:“他叫郭明义,是矿上出了名的好人,这几天正号召大家捐献眼角膜呢。”
  “他就是郭明义啊,他张罗的事肯定错不了,咱得支持。”原来,这位老师傅知道捐献眼角膜的事儿,可总下不了决心,现在听说是郭明义号召的,他立刻积极起来。
  第二天,这位老师傅带着自己的两位工友赶到齐大山铁矿,于是便发生了本文开头的一幕。目前,三位老师傅已经通过郭明义,到市红十字会报名捐献他们的眼角膜。       (记者  郝成)
 

小吃部老板“入行”

  小吃部建在通往采场的路上,专卖馅饼,老板是个30多岁的小伙子。只有两间屋大小的小吃部是过往的工人落脚休息的地方。
  郭明义本来与老板不认识,节俭惯了的他不舍得给自己买个肉饼,只是为了帮晚下班的工友们买吃的,才与这个年轻人有了接触,一来二去,两个人便熟络起来。
  一天,小伙子突然向老郭提出一个问题:“我能捐献造血干细胞吗?”
  这一问让正在招募志愿者的老郭又惊又喜。细一了解,老郭才知道,原来,光顾小吃部的工人有很多参加了自己组织的捐献造血干细胞活动,一时间,“造血干细胞”成了在小吃部里听到最多的一个词。看着工人们说起捐献造血干细胞时的那股兴奋劲儿,小伙子被深深感动,心里不禁也产生了捐献的念头。他打听到郭明义就是这事儿的发起者,于是主动向老郭询问详情。
  老郭耐心地为小伙子讲解捐献造血干细胞的情况,从捐献的意义、捐献的过程到捐献对身体健康有无影响,都一一说明。当小伙子向老郭明确表示要捐献造血干细胞时,老郭欣慰地笑了。
  像这样的“意外捐献”,老郭还收获了很多——小笼包子铺的老板、便民复印社的打字员、齐矿社区的居民……在老郭不遗余力的宣传、推动下,捐献造血干细胞的活动不断吸引更多的人参加。
  现在,小吃部老板的姐姐在弟弟的鼓励下,也加入到捐献造血干细胞志愿者的行列。   (兰天碧)
 

雨夜的身影


  谈起2006年夏季的一个雨夜,齐大山铁矿修路车间公路管理员高森山至今记忆犹新。按他的话说,那一夜是他一辈子也忘不了的。
  那天,矿上7号电铲部位的斜坡道白天刚铺好,半夜却下起了暴雨。这条道路是生产重点部位,突降的暴雨会导致新路段走形甚至塌陷,如果整修不及时,不但对设备造成损害,还会形成事故隐患。
  当日凌晨1点,正在值夜班的高森山接到郭明义通过调度给他的指令——到7号铲待命。接到指令后,高森山连忙联系到抢修车,乘车赶往现场。外面的雨越下越大,高森山透过车窗想:“每天早上郭明义都会沿着这条路往采场走,遇到山上有急活,他就会抄近路翻右边的山坡过来。今天的雨这么大,这个山头没法翻了,何况郭明义也不当班,他这次可能不会来了。”
  可就在这时,高森山忽然看到有个人影正顺着山坡连滚带爬地往下跑,到了坡下就向7号铲的方向奔去。高森山对这个身影太熟悉了,这么多年,就是这个身影每天早晨不到6点就出现在采场。看着在如瓢泼般大雨中晃动的身影,高森山的心像被某种东西狠狠地撞了一下……“当时老郭浑身是泥,雨水顺着头发往嘴里淌,他还像没事儿似的冲我说,‘我来得有点晚了,咱们赶快干’。”高森山回忆起当时的情景,眼圈发红了。
  那个雨夜,从凌晨2点到5点,郭明义一直在雨中组织抢修路面,高森山和其他司机也干得特别卖劲儿。
  (记者 郝成)
 


浴池里的义务搓澡员

  2006年底的一段时间,每天下班后,在齐大山铁矿职工浴池里,大家总会看到郭明义在义务为工友们搓澡,最多时一天要搓20多人。郭明义搓澡,不单是做好事,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借搓澡的机会,向工友们宣传捐献造血干细胞的知识和重要意义。
  原来,在2006年12月初,郭明义听说一位工友13岁的女儿患上了白血病。随后,他又了解到采矿车间一名职工15岁的儿子患上重度再生障碍性贫血症。看到两名工友整天愁容满面,想着两个花季少年的生命健康,郭明义下决心:一定要想办法帮助两个家庭和两个孩子渡过难关。然而,郭明义心里清楚,治疗白血病和重度再生障碍性贫血,仅靠一般医疗手段是不够的,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尽快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可是,由于目前国内捐献造血干细胞的人不多,配型成功的几率很低。于是,他萌发了一个想法:能不能在矿里组织造血干细胞捐献活动?这样每增加一个捐献者,不就增加一个挽救工友儿女生命的希望吗?
  于是,郭明义立刻写了一篇感人的倡议书,然后走进全矿机关科室和70多个基层班组,声情并茂地为工友们大声朗读倡议书,呼吁大家为挽救工友子女的生命,积极投入到捐献造血干细胞活动中来。为了拉近与职工之间的距离,增强宣传的效果,郭明义又想出了在职工浴池里当义务搓澡员的主意,利用搓澡的机会宣传捐献造血干细胞的知识和意义。
  在郭明义的真情感染下,2006年12月26日,共有400多名矿业职工参加了他组织的首次造血干细胞样本采集活动。很多职工都是刚刚下夜班从生产一线赶来的。此后,越来越多的职工和社区居民在郭明义的影响下,加入到捐献造血干细胞活动中来。   (罗金涛)
 


组织大规模献血活动

  2007年2月的一天,郭明义来到鞍山市中心血站献血。血站的工作人员说,由于这些天天气冷,献血的人少,临床用血快要供不上了。
  老郭听到这个消息,心里一下子像开了锅似的翻腾起来。想到会有患者因输不上血而出现危险,他一刻也坐不住,马上找到血站领导,提出要为血站组织一次大规模的无偿献血活动。
  回家后,老郭赶紧动手写了一份无偿献血倡议书,又马不停蹄地把倡议书带到班组,面对面地向工友们宣读。很快,老郭的倡议得到了齐大山铁矿和矿业设备检修协力中心等单位干部职工的积极响应。
  3月2日,齐大山铁矿和矿业设备检修协力中心等单位100多名干部职工参加了老郭组织的无偿献血活动。
  市中心血站的工作人员至今仍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情形:那天,市中心血站共出了3辆采血车,原定大约有50人参加献血活动,没想到一下子来了100多人,体检表差点儿没够用,血站的工作人员在欣喜之余也有些措手不及,一个自发组织的无偿献血活动能来那么多人是他们以前从没见过的。
  这一次,市中心血站共采血2万多毫升。
  2008年6月,市中心血站为北京奥运会备血,郭明义又组织了30多名职工到血站献血,他们因此获得了鞍山市首批“奥运生命”奖章。像这样的大规模无偿献血活动,郭明义组织了11次,累计献血量达到12万毫升以上。
  2008年11月,鞍山市第一支无偿献血志愿者服务队成立了,郭明义当之无愧地被推选为队长。  (兰天碧)